您的位置 : 首页 > 最新资讯 >

《脉脉此情诉与谁》小说章节目录精彩试读 第一章这样的脸,我还丢不起

时间:2018-11-09 12:12:35编辑:皓雪殇

小说主人公是江淮南苏末的小说是《脉脉此情诉与谁》,它的作者是月睨儿所编写的豪门虐情小说,书中主要讲述了:我和江淮南已经结婚三年,新婚当晚,我就知道他只是为了兼并我爸的公司才故意接近我。这几年来,我爸公司效益每况愈下,他整日忙着工作,婆婆对我的态度也越来越恶劣。我没想到,结婚三年没能替江家生下一个孩子,这...

《脉脉此情诉与谁》 第一章这样的脸,我还丢不起 免费试读

我和江淮南已经结婚三年,新婚当晚,我就知道他只是为了兼并我爸的公司才故意接近我。这几年来,我爸公司效益每况愈下,他整日忙着工作,婆婆对我的态度也越来越恶劣。

我没想到,结婚三年没能替江家生下一个孩子,这件事成了我婚姻最大的隐患。

半个小时前,我接到好友莫喻的电话,说看见我婆婆带了一个女人去酒店,打算把这个女人送给江淮南。走进酒店的一刻,我头皮发麻,握紧的拳头沁满了冷汗。

莫喻站在电梯口冲我招手,催促我过去,“你怎么现在才来,你要再晚来一步,你老公就变成其他女人的床上宾了!”

“路上有点塞车。”我神思恍惚,被莫喻塞进了电梯。

她风风火火带着我朝着房间赶去,正打算敲门,却听到谈话声从门缝中传出,这个声音我再熟悉不过了,是我婆婆张兰的。

“小唐啊,一会淮南来了以后呢,你主动一点,淮南这人啊比较慢热,对这件事情可能还有些抵触。不过没关系,你们两个也已经认识二十几年了,从小一起长大的,我想淮南对你一定是有感情的。”

应话的女人声音婉柔,格外娇羞,“阿姨,你放心吧,我一定会努力的。”

我脸色一沉,心底像被万斤石头重重压着,呼吸困难。我一直以为,只要我忍受婆婆的刻薄挑剔和江淮南的冷漠,就能够让这段婚姻维持下去。

婆婆的话让我心底最后半分希冀破碎,万念俱灭。

我婆婆继续说道,“嗯,阿姨相信你,你一定比那个苏末强多了。你瞧她那样子,把自己当成少奶奶一样整天在家游手好闲,更气人的是,她根本就是一个不会下蛋的母鸡,结婚三年多,到现在都没个动静,我真怀疑她是不是有什么隐病。”

“婆婆,淮南还没和我这个不会下蛋的母鸡离婚,你现在给他找女人,是不是早了点?”我猛地推门而入,俯视着床上坐着的两人,气得握紧了拳头。

婆婆的手轻轻搭在女人手上,温和的目光还没来得及收起,不知道的人,恐怕当真以为是婆媳二人。

女人长得一张清秀的脸,眉目温柔,作为江淮南的青梅竹马,这个女人的名字,我再清楚不过。

唐澜。

每次家里有什么事情,她都会跑来帮忙,宴会也绝无缺席。我死都没有想到,最后竟然她会横插一脚,出来毁了我和江淮南的婚姻。

婆婆显然没想到我会来,恼羞成怒,起身和我对峙,“你自己生不出孩子,还有脸来怪我?要是等我死了江家还没个后,我怎么有脸去见江家的列祖列宗?”

我牵着唇角,自嘲的笑了笑,“婆婆,你想要给淮南找其他女人也行,要么离婚,要么我死。除此之外,你想都别想!”

想不到在婆婆眼里,我就只是一个生育工具罢了,没能替江家生下一个孩子,所以我就变的一无是处。

可婚内被出轨,这样的脸,我还丢不起!

“什么意思,你这是在威胁我?”婆婆胸前重重的起伏着,狠狠拍了一下手边的柜子,瘦削苍老的手上青筋暴起,“你别以为淮南不会和你离婚,实话告诉你,当初娶你不就因为你是苏氏地产的千金,如今你爸那破公司濒临破产,你没有半点利用价值,淮南一脚踹了你,那是迟早的事!”

“好啊……”我气得浑身发抖,看着婆婆趾高气扬的模样,再不想在这里多待半刻,“离婚也行,你让江淮南亲口来告诉我!”

虽然三年前早已经亲耳听见江淮南和婆婆说过,他是为了我爸的公司才娶我,听见婆婆义正言辞的把这种事说出口,还是忍不住心底一寒。

我转身朝着外面跑了出去,莫喻很快跟了上来,为了不让她担心,我故作轻松安慰她后,自己回了家。

我一路给江淮南打了无数电话,全都无人接听。刚回到家中,我眼尖的看到了床头柜上摆放着的戒指盒。

我面上一喜,瞥见床头划上红圈的的日历,才想起今天是我和江淮南的结婚纪念日。

打开戒指盒的一瞬,我面色惨淡,前一刻心底的欢喜,在一瞬间被捻成了凄惨的泡沫。

光滑的戒指表面,刻着两个瞩目的字母“TL”。

TL……唐澜!

我不禁寒笑,心底一片凄凉,我还以为酒店的一切是婆婆一厢情愿的安排,原来江淮南……他早已经把一切都打算好了!

我开始不停拨打江淮南的电话,一个接着一个,语音提示的女声刚响起,又掐断重拨。

我握着手机的手心发汗,另一只手死死捏着精致绒面的戒指盒,掌心被盒角刺出了深深凹陷的红印。

直到凌晨两点多,他才喝的醉醺醺的出现在我面前。

我眼尖的看到他的领口上有一个淡淡的口红印,愣了一下,当下就产生了不好的念头。

江淮南很少这样,他的酒量算是不错,一般不太会被灌醉,正常的客户间应酬也不会喝成这样,看来,婆婆为了促成这件事情,也没有少下功夫。

“怎么还不睡?”江淮南走进来,扯开了领带,口红印完全暴露出来。

我脸色骤变,攥紧戒指盒的手猛一用力,手心疼得麻木。

“你去哪里了?怎么喝这么多?”我克制着,心底涌动着一口气。

“应酬,陪客户去了。”江淮南皱起了眉头,满是醉意的脸上明显不满,“别闹了,我今天很累。”

想到今天婆婆说的话,我怒火上涌,没了耐心,“哪个项目需要江总亲自出马,造人计划吗?”

大概是没有想到我会反驳,江淮南愣了一下,冷眼看着我。

“你什么意思?”他用力的扯了扯领带。

因为他的这个动作,致使领口上那个口红印更加明显了,我气的握紧了拳头,冷笑的说道,“字面意思,你那个客户的品味还真不错,口红颜色挺鲜艳的。”

脉脉此情诉与谁

脉脉此情诉与谁

作者:月睨儿类型:言情状态:连载中

《脉脉此情诉与谁》读起来很爽,根本停不下来,非常热血,里面的每个人都很有意思,最喜欢的角色是小兰姐,不知道以后还有没有小兰姐的戏份,很期待小兰姐再次出现啊。

小说详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