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小说吧 > 小说库 > 重生 > 上位皇后不好惹

更新时间:2018-11-29 15:54:06

上位皇后不好惹 连载中

上位皇后不好惹

来源:微阅云作者:南宫锦分类:重生主角:叶蓝茵宋弈晟

《上位皇后不好惹》是南宫锦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,这本小说的主角是叶蓝茵宋弈晟,内容主要讲述:疼痛,叶蓝茵的唇瓣早已失去了血色,双手按着凸起的腹部,那里不断的在往外流着血。云阳王坐到床畔将她扶起,她的身子靠着他,克制不住的颤抖。“蓝茵,你受苦了。”他的薄唇在她耳畔,轻轻的呵着气。蓝茵只觉得眼皮...展开

精彩章节试读:

,她不是李妈妈。”

“哦?”他挑高眉梢,“那她是谁?”

轻轻摇了摇头,她道,“我不知道,但是能易容至如斯境地,又在王府隐匿下来的,定然也不是省油的灯。”

“你是在说自己吗?”他之前说话的时候,眼睛都是飘忽望向远处的,直到此刻,才收回目光,落在她的身上,带着几分深思。

“王爷说笑。第一,奴婢并没有易容,第二,奴婢也并非在王府隐匿。现下,不是站在王爷的面前由您审查!”她轻轻浅浅的笑着,站在他的面前,阳光从身后倾洒过来,显得是那么的坦然。

宋弈晟被阳光刺得眯起眼,“审查么?本王会的!”

“王爷睿智,也一定清楚现下奴婢并非您的敌人,您身边可是有个摆在明面儿上的‘敌人’。”她挑眼看向他放在看着的地方。

他幽幽一声叹息,“明面儿上的,本王素来不怕,更何况,身边儿的,又何止这一人。”

“王爷就算无心争什么,总应该自保为上。”她适时的提醒他,正要说什么,不远处匆匆跑来个小丫头。

忙噤了声,看着那丫头由远及近,跑到亭子前行礼道,“王爷,宫中来人了。”

蓝茵微微一怔,没想到这个时候宫中会来人,来的又是何人?

不过,宋弈晟倒是不太意外,只是点点头道,“前面带路。”

到了前厅,一位公公正在喝茶,看到他进来,忙放下茶盏站起身道,“安阳王。”

他咳了两声,然后走上前道,“不知这位公公为何事而来?”

她看着轻咳的宋弈晟,发现不管他是不是真的不太舒服,已经习惯了在人前不自觉的咳几声。

“王爷,事情是这样的,过几日便是宜贵妃的忌日了,往年王爷都是去西郊祭拜,今年皇上体谅王爷身子不好,特免不必前往,在安阳王府中设坛遥祭即可。”公公清了清嗓子,脸上酌着浅笑说到。

宋弈晟明显的表情一怔,“本王为母妃祭拜年年不曾断过,身子也不是一年两年的不好了,为何独独今年不能去了?”

他的质问,让那公公有点尴尬,顿了顿道,“这个……今年想是秋凉的早,皇上爱子心切,不希望王爷奔波劳苦,王爷的孝心,宜贵妃泉下有知一定能体谅到,也请王爷体察皇上的爱子之心。”

话说的冠冕堂皇,可是又何尝不知,这真的是皇上的意思吗?

“本王要见父皇!”他脸色渐寒,别的事,也便忍了,可是祭拜母妃的事,居然也要限制他的自由,宋诸铭到底是对他有多不放心?

公公脸色讪讪,“这个……皇上最近龙体违和,太医交代过,尽量多静养,不见任何人!”

这说法,显然是连皇上也变相软禁了呗?

蓝茵只静默于一旁,但是听着这些,只怕宋诸铭很快便要登基即位了。

“王爷多保重,老奴告辞了!”传递完消息,估计也怕宋弈晟会发火到自己的身上,连忙拱拱手就退下了。

宋弈晟的脸色变得青寒,眼角撇到那桌上的杯子,袖袍一甩,只听得乒呤乓啷,落在地上瞬间摔成了许多的碎片。

她眉梢挑了挑,不动声色的蹲下来,将那些大点的碎片一点点捡起,然后放置在掌心里,站起身走到他的面前,沉稳的声音道,“王爷又何必动怒。”

“滚开!”这是他第一次这么不耐烦的口气,可见他的心情有多差。

她不动,也不惊惶,依旧浅笑的望着他,“如果奴婢滚开,王爷的心情就会好起来,奴婢立刻马不停蹄的滚,但是……会吗?”

她一本正经的说,宋弈晟不由得多看了她两眼,叹了口气,转身坐了下来。

“王爷想祭拜自己的母妃是无可厚非的,现下云阳王对王爷诸多戒备,也是路人皆知的,如果硬碰硬,王爷肯定不是云阳王的对手。”她一字一句的说。

“你是在讥笑本王吗?”他眼皮挑了下,面露不悦。

“奴婢绝不会讥笑自己尽忠的主子。”她摇了摇头,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他,“奴婢如果记得没错,王爷往年祭拜宜贵妃都是和公主一起的。”

“现下,承欢又能说得上什么话!”他苦笑,以为她要他让乐阳公主帮忙求情。

“公主或许也说不上什么话,但是公主要祭拜自己的母妃总没有身子不好的问题吧?”

他皱了皱眉,“你到底想说什么?”

“奴婢只是想说,只要王爷想做的,奴婢一定帮您办到。”说着,她的手指逐渐缩紧,握成了拳头,掌心便很快被手中的碎瓷片割破,血迹顺着指缝流了出来。

宋弈晟心头一惊,一把抓过她的手道,“你这是在做什么?!”

“欲成其事,总是要付出点代价的!”她轻描淡写的说,对手上的伤一点都不在乎。

扔掉碎瓷片,掏出块绢帕裹住手,她道,“王爷放心,奴婢去去就回!”

“你要去哪?”他问道,一脸的警惕。

“奴婢受了伤,自然是要去医馆了。”她笑了笑,在他面前欠了欠身子,然后转身走向正门。

看着她的背影,宋弈晟的心头还有些骇然,没想到她会以伤害自己的方式去帮他,可是……她真的是在帮自己么,准备怎么帮?

这个女子,让他有一种越来越看不透的感觉,那种绝决要达到目的的气势,还真的很像那个人。

手割伤的还是很厉害的,纵使卷着绢帕,也被浸透了。

“干什么去?”门口果然被虎卫军给拦了下来。

她咬着唇,眼睛里噙着泪,“两位守卫大哥,奴婢不小心伤了手,府里又没有大夫,想去医馆瞧一瞧,还请两位大哥放行!”

说着,拧着眉头将手伸了出来,虎卫军只扫了一眼,皮肉翻绽。

两个人对视了一下,云阳王有令,安阳王一定不能随意出府,没有王爷的允许也不许任何人探视,但是下人出府,倒是可以酌情的。

所以只一瞬的工夫,便点头道,“去吧,日落前一定要回来,不然不得进府!”

“谢谢二位大哥!”她道着谢,出门往医馆的方向去了。

宋诸铭能这么轻易的放人出来不是没有道理的,很快,她便察觉到身后有人跟随。

真是小心翼翼啊,三年前她曾在枕畔柔声对他言,“若争储君之位,安阳王将是最大的敌人!”,他还真是字字句句都听进去了。

自作孽不可活,今日的坑,终究是她给自己埋下的!

根本没有时间叹息,她只做不知,脚步加快,很快就进了医馆。

跟踪的人自是没有进来,医馆里没什么人,一个伙计抬头看了她一眼,“姑娘抓药还是问医?”

“我手受了伤,请大夫帮我包扎下。”她伸出手,绢帕已经被浸染的血污一片。

“里面请!”伙计点点头,掀开帘子将她迎了进去。

里面的大夫有些年岁了,留着一把山羊胡,话也不多,低头闷声的给她包扎,“记得别沾水,过两日再来换药。”

“药钱可否下次再付?”她面色自若的问。

大夫怔了怔,“自然不行,小本生意概不拖欠!”

“不拖欠成不了大买卖。”她继续说。

“大买卖不是小老儿做得!”大夫似乎有点不高兴了。

“老骥伏枥志在千里,更何况,医者不老!”她微微一笑。

大夫的不悦终于收了起来,脸上带着惊诧之色看她,“你究竟是什么人?”

“我是什么人不重要,重要的是,我知道落穄子是什么人,也知道您欠个人情。”蓝茵的声音减低。

024、东西

那大夫猛然抬起头来,一双看上去已经枯涩的双目突然迸射出凌厉的光芒,似乎要将她穿透一般。

蓝茵也不心慌,就这样坦然的面对着他的审视。

过了许久许久,大夫偏了偏头,“姑娘从何而来?”

“从来处来!”

“去往何处?”

“往去处去!”

几不可闻的一声叹息,他点了点头,“老夫知道终会有这一天,看来,姑娘今日所来,定是有要事了!”

“不错!”蓝茵点头,“今日之事只要做成了,您欠那人的也算一笔勾销了!”

大夫苦笑,“哪里就勾销得了,这债,怕是要欠一辈子了!”

默了会儿又道,“要我做什么?”

蓝茵微微一笑,“先生是大夫,大夫,自然是治病救人了!”

“救什么人?”

“救该救之人!”她回答的简洁,看了下时辰,“今天时候不早了,明日小女子在行讨教。”

微微颔首,她便起身退出内堂,出了医馆的门,眼角一扫,果然有人守在外面,见她出来神色一震,又跟了上来。

还真是跟得够紧,宋诸铭的警惕心倒是越发的高了。

唇角逸出一抹冷笑,她加快脚步,不再耽搁,径直回府了。

宋弈晟似乎在等人,偌大的王府,她进门感觉到的只是一片萧条,看着他垂目一手撑着腮,半靠在几案前,脸上是风雨欲来而面色不改的恬淡。

“回来了!”他甚至眼皮都没有抬一下。

微微一怔,旋即,蓝茵点了点头,“回来了,谢王爷关心!”

“过来!”他扬声,怔了怔,蓝茵上前一步,却冷不防被他拉起了手。

已经裹上了一层布,活动起来不太灵活了,甚至想握紧拳头都不太可能,他掰开她的掌心,手指从那布上缓缓滑过,到底还是有丝丝缕缕的的痛意的。

“大夫怎么说?”他盯着她的手问。

“小伤,不碍。”不知道他要做什么,蓝茵淡淡的说。

“为何这般伤自己?”宋弈晟叹口气,“值得吗?”

“奴婢觉得值得,就值得!”她点头。

松开她的手,宋弈晟的口吻变得平淡多了,“好,那你且说说,你所谓的帮本王,事情办的如何了?”

她笑了笑,“王爷何以如此心急,总要等等的!”

“启禀王爷,魅姬姑娘求见。”外面传来了家仆的声音。

来的还真是巧,她刚从外面回来,这魅姬就要来求见了。

眉梢挑了挑,蓝茵看向他,却见他眉头微微皱了下,“让她进来吧!”

往边上侧了侧,魅姬已经缓步走了进来,及至近前,屈膝行了一礼,“魅姬见过王爷!”

“起来吧。”宋弈晟扬声道,“魅姬姑娘在我这王府,住得可还习惯?”

“安阳王府环境清幽,景色怡人,魅姬甚喜!”她微微一笑,“方才想起一些事,王爷的身体似乎不好了很长一段日子了,只不知王爷近日的身子如何?”

“老毛病,已经习惯了。”咳嗽了几声,宋弈晟道,“倒是近日天色渐凉,魅姬姑娘自己也要注意身体啊!”

魅姬点头,“王爷放心,医者自是会在这些方面多留心的。对了,听说府里有人受伤了?”

然后似才发现燕小鱼一般,一转头看到她,惊讶道,“想是这位姑娘手上的伤了?何不找我瞧瞧,就近也方便些,何必出府去寻医馆。”

原来是为了这桩,不待宋弈晟开口,蓝茵笑道,“小小划伤,怎敢劳动神医姑娘,随便寻个小医馆包扎一番也便是了!”

“神不神都是医者,医者本身,是没有什么区别的!”魅姬连笑起来,声音都是脆脆的,听着如同风铃撞击,叮叮咚咚。

说完,她又站起身走向宋弈晟,“说来,王爷可否让魅姬再把把脉?”

宋弈晟看了她一眼,“你入府之时,不是把过了?”

“王爷有所不知,这脉象日日都是有细微变化的,不把握这细微的变化,是难以根据其中进行开单下药的!”她笑了起来,柔媚入骨,“更何况,方才魅姬翻阅医书,又想起些事,为了王爷的身体早日好起来,魅姬怎敢疏忽!”

他将手扬起,露出一小截腕部,“如此,有劳了!”

魅姬上前,纤指往他的脉门一搭,蓝茵看得真切,不知为什么,明明她的动作没有半分不对,可是总觉得心头发寒。

何止是她,宋弈晟也觉得不适。

每次魅姬替他把脉的时候,都觉得有缕缕寒意,她越是靠近,他却越发有些意乱迷离。

“小鱼……”他唤道,“去端壶茶水来!”

蓝茵见他脸色愈发苍白,便应道,“是!”,匆匆去沏茶水。

喉咙发干,他闭上眼,“脉象如何?”

“脉象略沉,从医书上说,王爷的身子当与阴阳失和也有关!”魅姬轻声的说。

她的手指不再停留在腕部,缓缓的滑过,来到他的掌心处,指尖轻轻的绕着圈儿,“王爷之所以迟迟未见好转,是因为没有内外调节!”

“如何内外调节?”睁开眼看向她,媚眼如丝,当真不负她的名字——魅姬。

她娇媚一笑,起身贴近他一些,“王爷怎不知这世间万物都是阴阳相生,自然是需要阴阳调和!方才魅姬为王爷把脉,王爷阳气过旺,反而催生了体内的邪火,因而催动病根,愈发的好不了,只要服下魅姬调制的药,再阴阳和合,那自然身体会慢慢的好起来!”

她没说一句话,就往他的身上贴一分,最后,差不多整个人都要挂在他的身上了。

宋弈晟只觉得那股幽香愈发的浓烈了,几乎整个将他包围。

而眼前那片柔软也映入眼中,柔若无骨的身体靠近怀里,娇媚的声音响在耳边,整个人似乎都虚空了。

不对劲!心头一阵警觉,他干脆一探手,将她整个的捞入怀中,腰身处勒得紧紧的,看着她笑道,“想不到神医姑娘,还要以身入药的!”

“只为王爷!”水眸中满是柔情,让人几乎不得不信。

“那本王还真是荣幸!”他大笑,手上却突然一推,魅姬猝不及防,直接被他推落坐在地上,惊讶的看着他,眼眸中飞快闪过一抹恼意。

“王爷这是做什么?”她

免费章节在线阅读

  • 第 1 章节
  • 第 2 章节
  • 第 3 章节
  • 第 4 章节
  • 第 5 章节
  • 第 6 章节
  • 第 7 章节
  • 第 8 章节
  • 第 9 章节

猜你喜欢

  1. 虐恋情深小说
  2. 言情小说
  3. 惊悚悬疑小说
  4. 豪门小说
  • 虐恋情深小说
    虐恋情深小说

    小说吧虐恋情深专题频道为您推荐最好看的虐恋情深小说大全,打造虐恋情深小说排行榜,您可以方便的进行虐恋情深小说免费阅读。看虐恋情深小说,就上小说吧。

  • 欲念森林
    欲念森林

    作者:陌生人

    都市

  • 桂花香
    桂花香

    作者:南巷旧人

    都市

  • 护花狂龙
    护花狂龙

    作者:网络作家

    都市

  • 锦绣人间
    锦绣人间

    作者:十七纬

    言情

  • 一个套子引发的阴谋
    一个套子引发的阴谋

    作者:听雪落

    都市

  • 妻御
    妻御

    作者:沙鹰

    都市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