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小说吧 > 小说库 > 穿越 > 拐个邪王宠着玩

更新时间:2018-12-03 16:54:33

拐个邪王宠着玩 连载中

拐个邪王宠着玩

来源:微小宝作者:斩月刀分类:穿越主角:倾月凌渊

《拐个邪王宠着玩》是由作者斩月刀著作的穿越架空类型的小说,情节精妙绝伦,扣人心弦,值得一看。《拐个邪王宠着玩》精彩节选:她,本是魔域九州高冷女战神,一着不慎遭人暗算,差点魂飞魄散!附身成丑女废柴也就罢了,她居然还要和一个脾气臭嘴巴毒的男人共用身体!这教她如何能忍?!“哼,顶着一张臭皮囊,你肯定嫁不出去。”“那你要庆幸才...展开

精彩章节试读:

从中堂出来,倾尘就一直闷闷不乐,任凭倾月如何逗弄,少年脸上始终阴云密布,不肯再笑一下。

知道这小子伤心,倾月也不再扰他,留他一人在所居的偏院冷静过夜。

翌日,她端着早就吩咐采薇做好的山楂糕去找人,心想着他到底是个孩子,看见心心念念的食物,忧愁烦恼就能去个大半。

途径花园,一阵争吵声传来,倾月循声望去,是温卿言和温轻羽。

“别以为父亲是真的对你青睐有加,你能有今日地位,无非是二哥他醉心江湖,不愿插手府中事务。”

温轻羽仰着头,神情倨傲,不掩嘲讽继续道,“你无端端为那小杂种出头,无非就是你同他一样身份卑微低贱,我说的对也不对,四哥?”

刻意的称呼,调笑的语气,都像是打在温卿言脸上的耳光,但他听了之后,清秀的脸上依旧无波无澜。

他整个人透着疏离的冷漠,只横亘在温轻羽面前不肯离去,“解药。”

“哼,我就是不给,你能奈我何?”温轻羽双手环胸,也不肯让步。

倾月听了寥寥数句,心下生出一股不好的预感,她顾不上细究,直奔偏院而去。

急唤了倾尘两声,却没有回应,她一脚踢开房门,手中的山楂糕骤然掉落在地。

“倾尘!”

她跑到床边,抱起脸色惨白、额头冒汗的少年,一手向他腕间探去,赫然发现他脉息时急时缓,冲撞不正,是中毒之症。

心思急转,想到方才在花园中听到的话,倾月断定这是温轻羽下的毒手。

她起身欲要冲出门去向凶手索要解药,手却被倾尘拉住。

少年惨白着一张小脸,眼睛无力地眯成一条缝,毫无血色的唇缓缓吐出一句话:“月姐姐……我疼……”

“姐姐知道,”倾月忙回身安慰,握住他的手,柔声道:“你坚持下,我去为你寻药,很快就会好起来的,姐姐还得靠你罩着呢。”

“呵……”倾尘懂事的想点点头,但身子猛地一震,他痛苦的侧转过身,蜷成一团,不停地痉挛。

衣袖卷起,露出了他紫黑色的左臂,肘弯处有两个针眼,很刺目。

倾月知道不能再耽搁,她顾不上安抚倾尘情绪,拔腿就往外冲,结果直直撞上了一个熟悉的胸膛。

“解药在这。”温卿言凉凉看了她一眼,绕过她走到倾尘身边,不由分说将一颗绿色药丸给他喂下,并点了他几处穴道防止毒素蔓延。

做完这一连串动作,温卿言没作停留,转身离开了。

经过倾月身边时,他略有停顿,轻声说了一句:“这次,你我两不相欠了。”

来不及追究温卿言的意思,倾月走到床边去看倾尘的伤情,这药不久便起了效用,少年不再痛苦的痉挛,只是眉头依旧皱着,嘴里咕哝着说些什么。

在床边守了半日,倾月发现他发烧了,左臂的颜色依旧没有褪去,触目惊心的黑色让她不安。

“凌渊,你可识得此毒?怎么他仍不见好转?”倾月拍拍额头,她心想凌渊应该会有办法。

可半晌,也没等来男人的回应,识海中一片安静,他似乎不在。

想起凌渊曾交代过她,这段时间是他修魂的关键时期,不能轻易打扰,倾月也就没再追问,而是唤来采薇,让她去城东季府找季兰舟。

没多一会儿,季兰舟就到了,身边还跟着萧星寒。

“倾月,咱们真是心有灵犀,”季兰舟笑吟吟的走过来,“我和星寒正想来看看你,结果半路上就遇见了你的贴身小丫鬟。”

“别废话了,你快点来看看倾尘的伤。”倾月一把拽住他的袖口,蛮横地将人拉至床边,她则起身站在一旁,满脸担忧。

这一刻,倾月甚至有些后悔,早知道她在魔域时就该好好学习医药之术。当时若用些心思,今日也不必如此神慌。

季兰舟也不敢怠慢,细细探脉后又仔细查看了他的左臂,脸上的神情越来越凝重。

“他何时中的毒?又是何时服下的解药?”

“中毒时间不清楚,两个时辰前服下的解药。”

“此毒名为噬心,毒性猛烈,看他左臂上的乌黑之色,想来中毒时间超过了四个时辰,就算服下解药,只怕也为时已晚。”

季兰舟将倾尘的左袖撕掉,露出他依然紫黑的左臂,倾月定下心神去看,她注意到腋窝附近的乌黑色犹如新生枝桠一般向着倾尘的肩膀、锁骨缓慢延伸。

“你说的为时已晚,是什么意思?”倾月攥紧双手,声音很稳,没泄露半分情绪。

一直在旁沉默的萧星寒,从袖口中掏出一柄精致的匕首,走到床边,沉声道:“削去左臂,或许还来得及。”

闻言,倾月的目光倏然一紧,翦水秋瞳中漾满痛心与怀疑。

季兰舟也站起身来,郑重说道:“解药已服下两个时辰,但他的情况仍未好转,星寒所说的是眼下唯一能救他性命的法子。”

床上的倾尘似乎感应到了什么,神智清醒了些,他强睁开眼,嘴巴翕动几下,有话要说。

倾月忙过去握住他的手,察觉他在微微发颤,应该是在强忍痛苦。

“你乖乖的,再忍耐一下。”

“姐姐……”倾尘强打起精神,咬着嘴唇用力抬起头,瞥了一眼自己无力的左臂,意识到情况不妙,眼睛登时通红,“我的手……我的手!”

“小子,你安静些,”季兰舟按住他乱蹬的腿,大声警告:“情绪失控只会让你的情况更糟!”

可倾尘哪里听得进去?

一股未知的恐惧瞬间将他包裹,犹如水草裹缠着他的双脚,越挣扎,越会将他拽进更深的湖底。

痛苦再也无法压抑,他放肆地嘶吼出声,像只濒死的小兽。

倾月想起昨天他还笑得一脸灿烂,口口声声说要保护自己,不过一天光景,少年就被折磨得如坠地狱,她心里很不是滋味。

“不能再犹豫,他快不行了。”

季兰舟在旁催促,倾尘左臂上的乌黑此刻几乎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延展,向着心脏的位置侵蚀。

怀里的倾尘疯狂摇头,右手死命攥着倾月的衣角,声音里满是恐惧与抗拒:“不要!……我疼,姐姐我疼……”

肩膀被人握住,她偏头,正对上萧星寒那双深如寒潭的眼眸。

“你先出去吧,”萧星寒微微侧身,挡住手中那柄刺眼的匕首,沉声道:“我来。”

“不!我不要!”倾尘挣扎得越发厉害,活像是疯了一般,死都不肯让萧星寒接近。

眼见他的情况越来越糟糕,倾月心头一狠,夺过萧星寒手上的匕首,一手蒙住怀中少年的双眼,低声道:“很快就好了。”

萧星寒与季兰舟上前配合按住了倾尘不断挣动的身体,少年意识到了即将到来的残酷事实,发出尖利到沙哑的嘶吼,令闻者心碎。

“不要!不要!姐姐我求你了!……姐姐我疼……我疼啊!我求你求求你不要碰我!姐姐我好疼……”

“嘘……”倾月的声音里也沾染了几分颤抖,她深深望了怀里的人一眼,深吸口气,不再犹豫,举起匕首利落地刺向倾尘的左臂。

匕首是当今皇帝钦赐给萧星寒的防身之物,精锐无比,削铁如泥。

手起刀落的瞬间,热血喷洒了一脸,少年惨烈的尖叫犹如一柄尖刀直戳倾月的心脏,紧接着,世界安静了,倾尘痛得晕死过去。

“快!赶紧为他运功驱毒!”季兰舟扯了一截干净的里衣,动作熟练地为倾尘包扎伤口,鲜血很快将布料浸透,触目惊心。

萧星寒双手抵住少年的后背,运功为他祛除体内的余毒。

而倾月则像是丢了魂一样,怔怔地握住男孩仅剩的那只手,一片冰冷。

看她红了双眼,萧星寒心里蓦地一紧,目光望过来,不掩关切,“倾月,你在旁休息下,他会没事的。”

倾月像是没听见,依旧紧握着手,希望能给他哪怕一丝一毫的温暖。

可是,脑海里满是她蒙住倾尘双眼前,他那闪动的泪光下复杂的眼神,有恐惧,有痛苦,有迷茫,甚至……还有一丝恨意。

“倾月……”

萧星寒又唤了她一声,见她昨日被自己重伤的左肩似乎又有血渗出来,不免担忧又愧疚。

循着他的目光,季兰舟注意到倾月的伤口,叹了口气,快速完成包扎后,走到倾月跟前,道:“你也伤得不轻,我给你看看吧。”

说着,他去扯倾月的手,却被猛地甩开。

没等他反应过来,倾月已像一阵风似的冲出房间,木门被撞得来来回回,发出“吱呀吱呀”的声音。

“快跟去看看!”

萧星寒的吩咐还未落地,季兰舟已经消失在房内。

季兰舟实力已至天阶下品,以他的功力,追上倾月应该说是轻而易举之事。可万万没想到,这一路上,他竟要施展全力,方能不至跟丢。

他暗暗心惊,难道倾月竟真的暗自修习魔域功法?可这一切都发生在一个筋脉具断的人身上,又让他如何相信?

倾月,真的是个谜。

一阵哀嚎猛然间将他云游的心思拉回现实,季兰舟定睛一看,倒吸了口冷气。

只见温轻羽痛苦蜷曲成一团,身下一片血泊,散发出浓烈的咸腥味。她瑟瑟地向后退,凌乱的头发遮住了她的脸,看上去更像是刚从地府受刑后挣扎着逃出来的鬼魂。

倾月冷冷站在她身前,手中持着一柄不知从何处得来的长剑,殷红鲜血顺着三尺剑锋滴下,最终融入她脚下的那片血泊。

“机会我给了,但你不思悔改,那你去死好了。”

她的声线格外平静,却如冬日寒霜,凉透心扉。

长剑因灌注了灵力而嗡鸣作响,手腕一转,这次,剑尖指向了温轻羽的脖颈。

免费章节在线阅读

  • 第1章 请你免费看激情戏
  • 第2章 小心眼儿的男人
  • 第3章 马屁精的真实身份
  • 第4章 撩人还是被撩
  • 第5章 新收的小伙伴
  • 第6章 两个笨蛋凑一块儿
  • 第7章 你不是我父亲
  • 第8章 那你去死好了
  • 第9章 老子信了你的邪

猜你喜欢

  1. 校园小说
  2. 空间小说
  3. 逆袭小说
  4. 灵异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